孔二狗:嫖客老高传奇

作者:reistlin 发布时间:August 29, 2013 分类:随写随意

作者:孔二狗 [http://blog.sina.com.cn/kong2gou]
日期:2011-11-04

此人正是位列我市四大嫖客之首的嫖客老高,绰号007!

可能有人会问:当年的嫖客之王不是孙大伟孙大胖子吗?没错,当年的嫖客之王的确是孙大伟,可是孙大伟由于年龄的增长使得体力下降,已经无法支撑每日多嫖了,虽然以往声誉甚隆,但现在的确难复当年之勇。不客气的说,现在孙大伟在我市的嫖客界,已经是10名开外了,已经out了。这就好像是AC米兰的后卫马尔蒂尼,30岁时身体素质无人能及,防守凶狠卡位准确,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后卫,可是毕竟岁月不饶人。马尔蒂尼40岁时还在踢,虽然防守更加老道,可是身体素质确实不如当年,尽管还是世界足坛的优秀后卫,可再也不是世界第一后卫了。孙大伟的境遇,大抵如此,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话题扯远了,还是说回我市的第一嫖客嫖客老高。我市嫖客界的四大天王各自有各自的牛逼往事,由于篇幅所限,就不一一介绍了,但毫无疑问,老高的故事,是最动听的。自从嫖客老高横空出世之后,一枝独秀,令所有嫖客望尘莫及。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哪天嫖客老高精尽人亡死在了床上,那么他出殡那天,一定会得到市区里所有老鸨、鸡头、小姐的送葬,甚至郊县的老鸨闻讯赶来掩面长泣,也是很有可能的。

二狗笔下曾经出现过很多传奇人物。比如东霸天、刘海柱、赵红兵、张岳等等等等,可是,这个嫖客老高007在色情业的声誉,完全不逊色于以上任何一个人。当然,这个007不是一口伦敦腔英语的英国特工,不是Pond,James Pond,而是洗浴中心的手牌号码。

据说,当2001年黄老破鞋的第二家洗浴中心开业时,当时老高大概25、6岁,当时绰号还叫浴霸,意为洗浴中心之霸主。他早早就得到黄老破鞋洗浴中心开业的消息了,为了能在黄老破鞋洗浴中心大干一场,他把结婚时他爸妈给他买的房子卖了!

为了嫖娼把房子卖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老高的父母在我市开了一家比较不错的茶店,茶叶的利润都是暴利,所以家境很是殷实,而老高又是河北大学毕业,自己又有一份正式的工作,按理说应该活得不错。可是老高实在是太爱嫖娼,在23、4岁结婚后曾经消停过一阵,可是自从他的漂亮老婆怀孕以后,他又再次迈入嫖坛,把洗浴中心当家,夜夜狂欢。谁的老婆受得了这个啊!孩子生下来没多久,老婆就跑了,气得连孩子都不要了。自此,老高过上了单身生活,孩子多数时候都放在爷爷家,而老高,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嫖娼了。

不得不说,老高的确是个好嫖客。什么叫好嫖客?平时老高身上的衣服都是最廉价的,穿的跟民工似的,几年都不换行头,连买双袜子贵一块钱都不买,可是当他嫖娼时,多少钱都敢花,花个三千两千似的连眼都不眨!这就好像是真正的爱酒之人不会在意酒的价格,真正的好赌之人绝不在意筹码的大小一样。

总之,老高所有的钱都用来嫖娼了,他穿着一条淡蓝色的廉价牛仔裤,穿着一双廉价的白色运动鞋,上身是一件黑色羽绒服,这件羽绒服他起码已经穿了4年,早已开了线,基本上每天都在掉羽绒,再过两年,估计羽绒也该差不多掉光了。等他再拉开羽绒服,你就会看见一件早已分辨不出颜色的毛衣……

老高尽管穿的寒酸,但是人还算干净。也是,每天在洗浴中心里泡着,能不干净吗?据说老高长得相当不错,可以算得上是个帅哥。可是由于纵欲过度,身形有些臃肿,说他叫膘客老高当然也可以。现在的他还满脸胡渣子,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他的风采。

总之,黄老破鞋洗浴中心是在2001年冬日的中午大放鞭炮开业的。而老高,则早已在刺骨的寒风中穿着黑色的羽绒服等待了6个小时!冻得鼻涕都流出来了。鞭炮一响,他感动得热泪盈眶。他是早上6点来的。这份虔诚,谁能比得了?据说黄老破鞋想跟他打个招呼,可他连招呼都不打,以百米的速度冲到了前台,拿了一个手牌,又疾风似的冲入了浴室,用2秒的时间脱下了所有的衣服。尽管早已冻得浑身僵硬,但是他连个热水澡都不泡,直接冲上按摩房,上钟!!!!!

忘了说了,他那天随手拿的手牌号,就是007。从此,一段传奇开始了,真正的传奇,Legend。

据说,从那天老高在寒风中冲入洗浴中心之后,四天四夜没有出来。等到四天四夜之后的一个中午,神情萎顿的老高终于再次出现在了洗浴中心的前台,结账!

这一结账,把前台小姐彻底给惊着了!他这四天四夜中,居然嫖了35个!毕竟是刚刚开业,前台小姐尚不知老高的大名。当前台小姐用颤抖的双手数着一张又一张人民币时,老高微微的笑了。这是发自肺腑的笑,是满足的笑。

前台小姐用景仰的眼神看着老高时,老高奄奄一息的说了一句:“手牌先放在这里。”
“为什么?!”前台小姐一脸不解。
“不为什么。”

嫖客老高扶着墙缓慢的走出了洗浴中心,留下了三个瞠目结舌的前台小姐。

就在这三个前台收银小姐惊魂未定之时,忽然有一个前台小姐惊叫一声:你看!

嫖客老高又出现在了洗浴中心的门口,一脸唏嘘的胡渣子一脸的疲倦,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扶着墙喘着粗气,缓步走了过来。虽然看起来已经无比疲倦,可从他的步伐中,还能看得出韵律,这是满足且自信的韵律。

“手牌呢?”嫖客老高问。
“就……就……是刚才那个手牌?”前台小姐懵了。
“对,号码007。”嫖客老高艰难的说。
“你刚才……为什么走了?”
“出去取钱了,身上的现金用完了。”
“那现在……”
“给我手牌,上钟。”

嫖客之王君临天下!能和别人一样吗?!

就像是巴雷西退役以后AC米兰的6号球衣永远封存一样,自此,007号手牌只为嫖客老高而设,任何人来了都不会有使用这个手牌的权力。对于一个嫖客来说,这的确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荣誉,一个难以复制的荣誉。当然,后来又有一个绰号叫“精忠报国”的名叫唐浚的嫖客在别的地方复制了这份荣誉,就像是马尔蒂尼在AC米兰又复制了巴雷西的荣誉一样。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据说嫖客老高又在黄老破鞋的洗浴中心呆了四天三夜,直到把所有的小姐的钟都上了以后,才走。临出门的时候,包括黄老破鞋在内的整个洗浴中心的服务人员都快给老高跪下了。得客户如此,夫复何求?!

老高步履蹒跚的走出了洗浴中心之后半分钟,黄老破鞋等人都听见了一阵刺耳且急促的救护车笛声……

后来,老高只要手头有点闲钱,肯定马上来到黄老破鞋的洗浴中心消费。有那么几次,着实把黄老破鞋感动了。

据说有一次,可能是嫖客老高的父母都忙,没空帮他照顾孩子,他是带着两岁多的女儿来嫖娼的。他总不能带着女儿进去上钟,所以他就把女儿寄存在了前台,然后他去按摩房里奋战。前台小姐都很纳闷:为什么5个小时过去了,这孩子不哭不闹?!

有个好奇的收银员忍不住问孩子:“想爸爸吗?”
“想爸爸。”女儿说。
“那为什么不找爸爸?”
“爸爸在上班班。”女儿瞪着乌黑乌黑的大眼睛说。
收银员强忍着笑:“爸爸在哪里上班班?”
“爸爸在里面上班班。”女儿指着洗浴中心的男宾部说。
女儿又说:“爸爸上班班,给宝宝买包包。宝宝不哭……”

把嫖娼当成职业的,全世界恐怕只有老高一人。

嫖客老高的感人事迹远不止于此,还有一年夏天,嫖客老高连续半个月没来黄老破鞋这。这太奇怪了!要知道自从黄老破鞋这开始营业之后,嫖客老高从来没有超过一个礼拜不来的,就算是外面刮上了广东才有的十号风球,他也向来是风雨无阻。别说小姐们想他,就连扫地的阿姨都惦记他。

终于,在半个月后的夏日的黄昏,嫖客老高又出现在了洗浴中心的门口。与以往不同的是,嫖客老高这次没穿着那条浅蓝色的牛仔裤,也没穿着那双白球鞋,身上穿着的,赫然是一件干干净净的白蓝色间条的病号服!他原来生病住院了!难怪这么久不来!

镜头再拉近,切到嫖客老高的左手,大家都看见了,他的手上还贴着医用的白色胶带,白色胶带下面,是医用的酒精棉球!原来他刚刚打完吊瓶!

当天所有在场的人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没有一个人再嗔怪嫖客老高这么久不来了。所有人,心口都是暖暖的。这种温暖,常人很难体会得到。

嫖客老高缓步踱向了前台,前台小姐兀自在哽咽中,说不出话,眼眶红红的。

嫖客老高以往那肥硕的身躯如今略显消瘦,面容也稍显憔悴,步伐也略显沉重,唯一不变的,是他那淡定从容低沉而略带磁性的台词:拿手牌,007号。

抽泣中的前台小姐用颤抖的双手把那象征着无上荣誉的007号手牌双手奉上,嫖客老高勉力笑笑,接过来,他转身,他离去,他又迈入那销魂的大门。

洗浴中心大堂在一阵沉寂过后,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所有人,都把手拍红了,肿了,肿了,了……(回声)

当场还有人轻声哼起了: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的确,和那些凡夫俗子嫖客相比,他的境界,就是在月亮之上,他就坐在月亮之上,让其它所有的嫖客都自惭形愧去吧!

当然以上几件事,只是嫖客老高众多英勇事迹中的不足道哉的几个小事而已,真的不足道哉。

有人说,除此之外,嫖客老高还具备常人所不具备的两大优点。

1、嫖客老高对任何小姐都尊重。见过嫖客老高的小姐都说老高这人素质较高,从不辱骂小姐,更不强求小姐干一些不愿意干的事,对小姐就像是对亲妹妹一样,呵护有加,温柔有加,关爱有加。绝对是个有素质的嫖客,而且从来不搞双飞之类的,起码在嫖娼的这一个小时内,他特别专一。每次嫖完,都会让小姐很感动。

2、嫖客老高记忆力十分惊人。自从他出道以来,起码嫖过2000次,可他居然能记住每一个他嫖过的小姐的花名、籍贯、年龄,甚至连工作号码都记得。由于他的这项特异功能,使他成为了刑警队侦破大案要案的得力助手。小姐这个行业流动比较大,而且还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年年都有被谋杀甚至分尸的小姐。这时候,刑警就会拿着女尸的尸块找到嫖客老高。

刑警说:“这女尸的特征就是胳膊上的这个纹身了,你看看,认识不认识。”
老高瞄了一眼后,就会淡淡的告诉警察:“XX洗浴中心的,269号,黑龙江人,叫娇娇,她喜欢——恩,抽薄荷烟。”
刑警都大喜过望,没人注意嫖客老高那浸满泪水的眼睛和颤抖着点烟的双手。
嫖客老高是真的伤心,又一个好姐妹走了。他是真爱她们,纯爱。他的心碎,又有几人能懂?!谁人能懂?!

据说,嫖客老高在河北上大学时,没钱嫖娼,身上就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攒出了100块钱,一个多月都不吃肉菜,天天馒头加咸菜。可是这100块钱只够嫖一把的,不够开房的钱,不过老高自有他的办法。当时他学校附近全是建筑工地,有很多未竣工的大楼。嫖客老高从宿舍里抱出行李卷,在工地里铺好,然后在按摩房里花100块钱叫出来一个小姐,直奔工地……

一夜狂欢过后的某个夏日的清晨,你就会看见一个女孩步履蹒跚的从建筑工地走出,她身后跟着的,是扛着被子的嫖客老高。

俩人身上全是蚊子咬的包。这种用鲜血凝结成的友谊,能不牢固吗?

黄老破鞋每天看到嫖客老高,就觉得心里特别踏实。要是全市有这么10个20个的杰出人物,那么将会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可是在2004年的春夏之交,嫖客老高居然连着一个多月没来黄老破鞋这!黄老破鞋太惦记他了,难道老高遭遇了什么不测?上次半个月没来是因为住院了,这次一个多月没来,难道是精尽人亡死了?!而且自从嫖客老高不再来了以后,黄老破鞋这的生意差了很多,客人比以前少了很多。

嫖客老高在行业里的地位可见一斑,他简直就是色情业的风向标!其实在黄老破鞋心里,早已不仅仅把嫖客老高当成自己的客人,而是当成了朋友、知己。

当黄老破鞋用颤抖的手指拨通了嫖客老高的电话之后,听筒里传来了“滴——滴”接通的声音。黄老破鞋长舒了一口气:他还活着,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电话接通了,听筒那边传来的,是嫖客老高奄奄一息的疲惫声音:“喂……”
“老高!是我!黄总!”黄老破鞋激动得音儿都颤了。
“黄总,你好。”嫖客老高总是这么有素质。
“你最近去哪了?太久没看见你了,想死你了。”
“就离你不远,就在你隔壁……”嫖客老高显然有点不好意思。
“哦,你换地方玩了。”黄老破鞋肝肠寸断,颇有点失恋的感觉。
“不好意思了,黄总,这边,她们,活儿实在太好了。”
“……理解,理解。没事儿,在哪儿玩得开心就在哪儿玩。”黄老破鞋假装大度。
“我晚上就去你那。”
“不用,不用。这样吧,晚上我请你喝酒,赏脸不?!”
“黄总请客,我肯定去。不过,我现在在忙……”
“懂,懂。”黄老破鞋挂掉了电话。

黄老破鞋很想知道,隔壁的那家新开的洗浴中心的小姐,活儿究竟好到了什么地步,居然把他这边的生意都要顶黄了。二狗曾做过多年的职业咨询顾问,十分清楚一点:想要做为某行业的领导者,不仅仅需要创新,还必须要有改变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本事。以前,黄老破鞋一直是行业的领导者,每次创新都是他领导的。可现如今,一个超强的竞争对手出现了,居然把最忠诚的顾客老高都吸引了过去,足可见其与众不同。

黄老破鞋10年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压迫感。

当天晚上,黄老破鞋和嫖客老高共进晚餐。膘客老高的身体显然比以前又虚了很多。

在席间,黄老破鞋发问了:“他那边的姑娘真就那么漂亮?”
嫖客老高沉吟了一下,说:“姑娘们长相都差不多,但是,的确那边活太好了,太专业了。”
“专业?!”
“对,Professional,以活服人。”
“以活服人?!”
“没错,领导者需要以德服人,而她们,是真的以活服人。”
“活有多好?”
“蜜蜂采蜜、蚂蚁上树、花开富贵、红绳天女散花,你懂吗?”
黄老破鞋茫然的摇了摇头:“不懂。”
“不懂就对了,她们都是从东莞请来的,专业。”嫖客老高边说边咽唾沫。
黄老破鞋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黄总?”
“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黄老破鞋问。
“什么事?!”
“请你跟我一起去东莞,试台,这次去,我准备,至少要请10个小姐回来!”
嫖客老高激动得眼睛放光:“真的,你请我?!试台?!”
黄老破鞋矜持的点了点头:“对,我请你,算是我回馈大主顾。不过,还有更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什么?”
“专业,你很专业。”黄老破鞋眼神很坚定,捻灭了烟头。

任何行业,只要用心去做,就会成就一番事业,连嫖娼也不例外。嫖客老高嫖过的姑娘,可能比很多人见过的还多。黄老破鞋相信他的审美。嫖客老高多年来在床上的付出,终于得到了承认,得到了回报。

这对于嫖客老高来说,更是一个至高的荣誉,是比封存手牌号还要高的荣誉。试问天下嫖客,能嫖到老高这样江湖地位者有几?!

黄老破鞋要获得的,并不仅仅是偶尔来嫖娼的业余嫖客,大师级的专业嫖客,更是他的重要争取对象!虽然黄老破鞋手下的姑娘们硬件条件并不比隔壁的差,可是刚才的一番对话使他深知,软件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这个差距,足以使他流失掉一大部分主顾。而这部分主顾,将使他彻底丧失行业领导者的地位。

这就好像是前段时间苹果推出了Iphone4S,多数注重外观的消费者多次不屑一顾,他们认为既然外观一样,那就失去了拿在手里装逼的资本,所以不买也罢。可是对于专业级发烧友来说,更注重的是同样外表下更加先进的功能。

Iphone4和Iphone4S,虽然外观一样,而且名字只差一个S,但是功能却有大大的升级。

黄老破鞋以前手下的姑娘,都是Iphone4,而隔壁洗浴中心的姑娘,就是Iphone4S!

黄老破鞋此番带四大天王之首的老高去东莞,目的只有一个:搞Iphone4S去!要先进的功能,先进的功能就是生产力!

每个穆斯林心中都有个圣地,那个圣地叫做麦加。每个基督教徒心中都有个圣地,那个圣地叫做耶路撒冷。每个藏传佛教徒心中都有个圣地,那个圣地叫做布达拉宫。每个中国嫖客心中也都有个圣地,那个圣地叫做东莞。

黄老破鞋和嫖客老高没有乘飞机去东莞朝圣,因为他们觉得那样速度太快,不能说明内心的虔诚。他们是坐火车去的,坐绿皮火车去的。就像是藏传佛教徒穷尽毕生的精力,轻颂梵歌,一步一拜,匍匐向前,轻吻大地的尘土,眼含热泪的向前。如此这般,就为了以最大的真诚,到达心目中的圣殿,当然,情僧仓央嘉措除外。

黄老破鞋和嫖客老高俩人在火车上,都努力平息心中的澎湃与喜悦,相对沉默不语,伴随着铁轨的咯嘣咯嘣声,一路向前……向前……再向前……

在火车上,黄老破鞋一直在读安妮宝贝的书。安妮宝贝是他最近几年最喜爱的女作家,严格说,已经超越了他心中多年的女神:张爱玲。他觉得安妮宝贝的细腻,正是他的细腻,而安妮宝贝的伤心,又正是他的伤心。这不是斯琴高丽的伤心,是属于黄老破鞋和安妮宝贝的伤心,属于,只属于。

安妮宝贝的每本书,黄老破鞋都读上过很多遍,很多遍。

此行东莞,黄老破鞋希望找到一个或者几个他心中女神一样的人物。而他心中的女神,又正是安妮宝贝笔下勾勒出的人物。

那会是一个凛冽的女子,穿白色棉布上衣,蓝色碎花长裙,白色球鞋,系着马尾辫,她锁骨清晰,戴着精致的银色手镯,手指甲颜色的暗夜的黑。皮肤白皙,一双黑漆漆的眼眸中,流露出来的,是倔强。更值得一提的是她那两条纤细的玉腿,如同帕格尼尼的两根弦,一定会谋杀掉黄老破鞋的似水年华。对了,忘了说了,她掌心有痣。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这样的女子,必然会以一种难题的形式出现在黄老破鞋的情感世界里。她最有可能的居住地,应该就在枫丹白露。要么,就是普罗旺斯。在东莞,应该很难遇见。

而黄老破鞋这样的男子,也总是以一种难题的形式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他现在习惯的装束是,白色纯棉衬衣,平头,脸上总挂着清冷又落寞的表情。年少时学习成绩并不优异,长大后事业有成。

看到黄老破鞋出神的样子,嫖客老高忍不住问:“已经开始想东莞的姑娘了?!”
黄老破鞋清冷而落寞的脸,变成了不悦。
嫖客老高怎会懂黄老破鞋的不悦?!他只是嫖娼届的王子,不是装逼届的王子。这个火车的每个软卧车厢里有四个人,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另外两个男子。而嫖客老高一句话,就暴露了黄老破鞋的性取向。做为上流社会的人,怎么会轻易让人知道自己的性取向?!暴露了自己是直男的这个重要信息,还怎么达到男女通杀的至高境界?!

嫖客老高不懂,或许此生不会懂。

火车穿越长城,穿越黄河,穿越长江,终于到达了圣地,东莞。

夜里,两具疲倦的躯体从东莞火车站打车到了东莞市中心。黄老破鞋举目四顾,这里没有摇曳的法国梧桐,只有冰冷的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黄老破鞋有些失落,这里的确不是枫丹白露,更不是普罗旺斯,这里只是摩登时代的南中国的一个工业城市,这里不会有那样凛冽的女子。

站在这个五星级酒店林立的城市街头,很少走出东北的黄老破鞋和嫖客老高都有些茫然,都说这里是锦绣缠绵的温柔乡,可是究竟在哪里,才是他们的目的地?!正在此时,黄老破鞋发现嫖客老高正在眼含热泪的遥指前方一个毫不起眼的桑拿,嫖客老高的嘴角抽搐着,浑身颤抖着……

最先闻见鱼腥味的,一定不是人,是猫。

黄老破鞋和嫖客老高是提着行李箱子进的桑拿。

在让天下所有男人都会眼花缭乱的金鱼缸中,10几个环肥燕瘦莺莺燕燕的女子面带职业的微笑站在里面。隔着玻璃,嫖客老高一眼就看中了一个。他看中的那个,其实恰恰是黄老破鞋看中的那个。他们俩一个是最挑剔的顾客,一个是最运筹帷幄的老板,俩人眼光之独到,不得不令人赞叹。

黄老破鞋并没有夺嫖客老高所爱,因为他知道,从老高手中夺他所爱,无异于从武痴手中夺《九阴真经》,弄不好,会出人命的。所以黄老破鞋无奈之下,只能点了两个姑娘,双飞。老高的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他知道,黄老破鞋的段位跟自己相差得实在太远。

用双剑的剑客会是好剑客吗?!天下最著名的剑客,从来都是只用一把剑。天下最著名的嫖客,从来每次都只嫖一个人。

就像是酒鬼掉进了酒窖里,嫖客老高在这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玩了很多他以前从没玩过的新鲜玩意。

而黄老破鞋则在这里体会到了自己的不足,外面的世界发展得太快,经济越发达的地方,第三产业发展的就越成熟。自己要干的是把这套成熟的服务体系移植到本市并不先进的经济社会中。这是个问题,究竟该怎么做?!看着黄老破鞋思考时悠远深邃的眼神,双飞的两个小姐都有些景仰。

“大哥,你在想什么?!”小姐问。
“工作。”黄老破鞋淡淡的说。
“那你来东莞干什么?!”
“出差。”

黄老破鞋的确没撒谎,他来东莞,的确是出差,而他脑中想的,的确也是他的工作。他和嫖客老高的身份,不仅仅是嫖客,更是猎头。

当晚,黄老破鞋上了3个钟,共计6人。嫖客老高上了6个钟,共计6人。

从这天起,这两位东北大哥就犹如两把利剑,直接插入了东莞色情业的心脏,开始了纸醉金迷的销魂销金生涯。

他们发现,这里的小姐多数来自于东北、四川、湖南这几个地方,让四川和湖南妹子去冰天雪地的东北工作显然不现实。所以,更应该找的,还是乡里乡亲的东北人。

经过半个月的奋战,黄老破鞋和嫖客老高一共猎到了4个姑娘,这4个姑娘全是被老高猎到的,是老高用着真心真诚猎到的。这些小姐通常很少出来和恩客吃饭聊天,因为她们也担心恩客们谋财害命。可嫖客老高的确是做到了,不但把她们约了出来,而且还把他们请回了东北。

黄老破鞋不懂嫖客老高的魅力,可嫖客老高心里却很清楚。虽然黄老破鞋和嫖客老高都是捧着鲜花捧着金钱去猎这些姑娘,可黄老破鞋缺少的,是那鲜花和金钱后面的那颗滚烫滚烫的心。

东莞的天气有多热,嫖客老高的心就有多热。

只猎到了4个姑娘,这和黄老破鞋来东莞时给自己制定的要猎10个姑娘的目标相去甚远。不过黄老破鞋改变了经营战略:用这4个姑娘,去培训两个洗浴中心的上百个姑娘,这样可以节省很大的成本。毕竟,东莞桑拿的水摩流程是一套接近于标准化的流程,虽然花样繁多达10数种,但学起来并不费劲。Training,是当代企业必须有的行为,黄老破鞋懂。

尽管黄老破鞋基本算是完成任务。不过,在黄老破鞋的心中,始终有一块心病,确切的说,是情结。那就是,他心中的那个凛冽的女子,始终没有出现在东莞的任何一个桑拿中。

离去的前夜,嫖客老高又出去上钟了,可黄老破鞋却留在了酒店里,这些天的奋战,他有些倦了,毕竟是40多岁的人了,身子骨不比当年了。他要跟在酒店里的4个姑娘聊聊天,聊天的内容就是,在这个烟花繁华之地,是否真的会有那么一个清冷凛冽的女子。

在黄老破鞋轻声细语的勾勒完这个凛冽的女子后,一个姑娘怯生生的告诉黄老破鞋,她以前工作的场子,似乎有这样一个女子。虽然不知道是否有黄老破鞋描述的那么凛冽,但的确在她眼中足够凛冽。

黄老破鞋大喜过望。

没错,最好的菜,总是在最后才上。真正的王牌,总是要留在最后才出。

在金鱼缸中,黄老破鞋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传说中女子,清瘦的脸颊,清冷的笑容,黑漆漆的眼眸,海藻般浓密的长发,银质的手镯在金鱼缸中的氤氲暧昧中煜煜。还有那足以谋杀掉黄老破鞋后半生的两条修长的玉腿。前面说了,这是帕格尼尼的两根弦。

更让黄老破鞋心动的,是胸前那一对温暖如玉又呼之欲出的小白兔。看到这双峰,黄老破鞋脑中才闪现出几个字:乞力马扎罗。

乞!力!马!扎!罗!

那乞力马扎罗雪山上,曾留下过海明威的足迹,却没有黄老破鞋的足迹,可黄老破鞋今夜登上的,是那最美的乞力马扎罗雪山。

她脱下了衣服,在屋顶的铁栏杆上,挂上了红绳。这一套流程,黄老破鞋在过去半个月中,已经玩过无数次,可今天,黄老破鞋却感觉有明显的不同。

这不像是一次做爱,而像是一个神圣的仪式,一场祭祀!

黄老破鞋至今已经回忆不起那次做爱的细节,他只记得在最后一刻喷勃而出时所感受到的那种无比强烈的深入骨髓的爱。这种爱,黄老破鞋从来都未曾有过,即使是在毛琴身上,黄老破鞋也从未体验过。

缠绵过后,两个人紧紧相拥,黄老破鞋香汗淋漓。

“跟我走吧。”黄老破鞋说。
她从黄老破鞋的眼中看到了真诚,说:“我需要做这个,赚钱。”
“我知道,我是要带你去赚更多的钱。”
“去哪里?”
“今天晚上,你下班之后,我在门口等你。我想请你吃顿饭……”
“这……”
“你是全东莞,最有风韵的姑娘。”黄老破鞋说得很真诚。
“真的吗?”姑娘那凛冽的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恩,我在门口等你,等你下班。”
“可咱们俩还不熟啊,我很少……”
“我们很快就会变成最熟悉的人。现在该下钟了对吧!从现在开始加钟,加到你下班为止。”

黄老破鞋终于感动了这个姑娘。在这个姑娘面前,黄老破鞋不再仅仅是捧着鲜花捧着钱,他的鲜花和钱后面,的确还有一颗滚烫滚烫的心。

深夜,很深的夜。在桑拿的门口,黄老破鞋如约的等到了这个姑娘。

此时,一只杂毛流浪狗从黄老破鞋身边走过。黄老破鞋躬下身,轻轻的抱起了这只小狗,温柔的抚摸它身上的杂毛,小狗很恬淡的趴在黄老破鞋怀中,呜呜的叫,显然很享受。

姑娘站在桑拿门口,对黄老破鞋投以赞许的微笑。黄老破鞋还以微笑,他虽然极度讨厌狗这种动物,但他却知道,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在女孩子面前展现对小动物的爱和关怀,都是要加分的,大大的加分。

两个人,一只流浪狗,去吃了普普通通的一顿海鲜排挡。

在这海鲜排挡里,黄老破鞋用他那滚烫滚烫的心,彻底征服了这个姑娘。热烈而厚重的爱,的确是可以使一切平凡的东西变得伟大。据说陈凯歌、张艺谋、顾长卫等这些现如今的大师在拍电影《黄土地》时,注入进电影里的,就是这种爱。当顾长卫拍完黄土地上太阳落山时,大家转身一看,他的脸上全是泪水。这泪水,源自于他对这片土地的爱。倾注这样的爱,还怕做不成事吗?

这天夜里,黄老破鞋对她倾注的,就是这种爱。

他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贝贝。
他知道她同样来自东北。
他说要带她回到白雪皑皑的东北去。
她说好,但是,临走前,她还要去个地方。
他说没问题,就算是要去乞力马扎罗雪山,他也会陪她去。

第二天,黄老破鞋和贝贝去了那个贝贝最想去的地方,带着流浪狗去的。黄老破鞋觉得那只流浪狗,有着强烈的象征意义,就像是他最爱看的法国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那盆总是抱在怀里的仙人掌。

贝贝最想去的地方,不是乞力马扎罗雪山,而是离东莞不远的虎门大桥。这条大桥下,是滚滚的珠江水。100多年前,林则徐就是在这里硝烟的。

在雄伟且有些斑驳的虎门大桥的旁边,黄老破鞋做百年一叹。虽然黄老破鞋生活作风有一定的问题,可他爱国。望着这似乎承载了中华民族百年屈辱史的大桥,黄老破鞋眼眶湿润了。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黄老破鞋真的不能释怀。

贝贝看出了黄老破鞋的伤感,笑了笑说:“再向前不远的地方,是中山市,那里,也是孙中山的故乡。”
听到孙中山的名字,黄老破鞋的精神似乎为之一振。
贝贝又指着另一个方向说:“那边,不远的地方,是佛山,是民族英雄黄飞鸿、叶问的故乡。”
黄老破鞋憧憬的看着贝贝指的方向。
黄老破鞋沉吟了一下,说:“走吧!”
“去哪?!是去孙中山故居还是去叶问的故乡?”贝贝瞪着大眼睛问。
黄老破鞋目光深邃,指了指前面:“那边,不远的地方,是深圳,我们去那,给我媳妇买包。”

全场寂静了……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